跨境电商企业被骗可以报警吗?我可以恢复知乎吗?被288诈骗可以报警吗?

每报记者:杜伟文孟华编辑:董兴胜找海外网站开店,通过“反向海淘”销售中国商品,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商家,资本进入游戏。企查查数据显示,2022年上半年,全国新增跨境电商相关企业超过2万家。 《2022年(第一部分)中国跨境电商市场数据报告》预计,2022年跨境

每报记者:杜伟文孟华编辑:董兴胜

找海外网站开店,通过“反向海淘”销售中国商品,正在吸引越来越多的商家,资本进入游戏。

企查查数据显示,2022年上半年,全国新增跨境电商相关企业超过2万家。 《2022年(第一部分)中国跨境电商市场数据报告》预计,2022年跨境电商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.7万亿元。

照片

15.7万亿,市场巨大,诱惑也巨大。 “不需要懂英语,一单净利润超40%”、“没有进货渠道、没有货源也可以”、“‘保证’营业额4万元一个月”,正是这些极具吸引力的“跨界”产品。 “边境电商”的营销术语,短短几天就让贵州李云、河北钟勇、内蒙古于伟等全国数十人落入新骗局陷阱,有的家庭甚至破产。

更尴尬的是,这些商家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谁欺骗了。

“这是一个新情况。”海豚智库电商创始人李成东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指出。北京安博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子兴也告诉记者,这是他第一次遇到卖家遭受“连锁诈骗”的案件。 “案件中的跨境电商店铺和购买网站均系假冒。”

利用国内外信息差距引诱商家入驻的新骗局,给方兴未艾的跨境电商蒙上了一层阴影。记者跟踪调查两个多月,亲历李云等人如何一步步被骗开店,试图解开密布的连锁诈骗网络;并与行业主管部门、律师等交谈,还原新骗局背后的原因。探讨跨境电商行业的问题与机遇。

一响又一响:半个月被骗近75万元

2022年10月,开实体服装店的李云被邀约一家跨境电商公司的免费开店、无需货源等“噱头”吸引,认为自己遇到了“珍贵”的创业机会。没想到,她却掉进了一个巨大的陷阱。

在网上“老师”的指导下,李云当天在乐隆商城开设了店铺,并通过“友货网”向海外买家采购并发货。最初,李云很快就在Lelongshop上收回了钱。

“我查了一下乐隆,1998年成立,在国外很有名。”据李云介绍,接下来的几天,订单越来越多,金额也越来越大。 “我每笔订单的价格都会超过10万元。”

这并不是毫无疑问的。当她投资4000元时,李云给相关部门打电话,但她当时无法判断是否是诈骗,所以也没在意。此后,李云以父母的名义又开了两家店。

从最初的免费开店,到支付几百元,再到几万、几十万元,随着订单越来越大,就像一个“滚雪球”一样。为了把钱拿回来,李云也投入了越来越多的钱。而为了不让之前的钱打水漂,她只能继续投入更多的钱。在无法支付新订单后,丽云的三家店铺全部被网站冻结。 “老师”告诉她,需要缴纳5万美元押金才能解锁商店。李云这才意识到自己落入骗局,并报了警。

记者登录李云冷冻女装店后台看到,目前李云待结算金额超过6万美元,已结算金额超过3万美元(结算后提现失败)商店关门了)。 “还没结清的货物我已经发货结算了,光这家店我就投入了60万多元。”李云说,短短15天内,他的3家店铺相继被冻结,投资70万元。浪费了一万多块钱。

其中,2022年10月24日报警当天,他又拨打了10万元。

对于李云来说,这70万多元不仅花光了自己的积蓄,还占用了父母一半的毕生积蓄。而李云的经历并不是个例。记者采访发现,仅在“乐隆店”平台上,就有30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卖家有同样的经历。截至2023年1月6日,据记者粗略统计,他们总共被骗金额超过200万元。

家住内蒙古的于伟告诉记者,开店第三天付款时,她发现不是同一个付款账户,感觉不对劲。但在“老师”的诱导下查看后台支付后,她改变了主意。我付了8000元。 “当晚,又有50个约2万元的订单,我向平台客服询问,通知顾客退货,但没有回复。我与‘老师’协商,对方称没办法,货不准时就关店,冻结账户。”

体验无货骗局:用小钱赚大钱大钱

“开店无货源”、“无押金、学费和咨询费等”,打开上面卖家提供的广告链接,记者看到,海报上的标语非常诱人。

记者点击“立即咨询”后,通过二维码添加了“捷巨有限公司客户服务”微信账号。对方介绍,Lelong是马来西亚最大的电商平台,目前正在招募中国商家投资。名额有限。

记者在查阅SiteGiant有限公司的企业信息时发现,该号码为“个人填写”,且未提交相关信息,无法核实主体信息的真实性。

“开店无需任何费用。”对方多次向记者强调。随后,他引导记者下载ICQ软件,然后向一行人介绍运营“老师”,指导他们开店、卖货。记者的经历与在德国工作的杨亮描述的被骗一模一样。

杨亮说,“老师”帮他弄清楚了如何对产品图片进行分类,如何设计标志。一开始,对方特别热情。 “他每天都会帮我关注店铺动态,一步步教我,甚至还跟我打招呼。”当店里接到“海外买家”下单时,“老师”教他在“友货网”上搜索买家想要的商品。然后将付款打到“有货网”提供的私人账户,“告诉我你不用交税,我就相信你。”

“又货网”为他发货后,可以将订单号填回乐隆店店铺,订单即视为完成。 “他们说买家收到货后,我可以去店里取钱。”杨亮表示,按照“老师”的说法,“每笔订单至少会有40%的净利润。但必须是买家下单后,24小时内完成发货,否则会被视为违规,店铺将被冻结。”

一开始一切都很顺利,但随着订单金额越来越大,杨亮投入货款的难度越来越大,资金周转开始困难,他曾告诉“老师”不要推流,不要接单,但订单仍然纷至沓来。

短短一周内,杨亮的店铺两次因未能按时发货而关门。当他凑足了1000美元押金后,“老师”仍然责怪他:“你连一两个好朋友都没有吗?”

杨亮曾尝试联系海外买家协商取消订单,但发现对方号码为空。当他向“老师”质问,“客户下了10万元的订单,我没有钱进货,我不做这个订单可以吗?”然而,他却被“老师”指责为“无良商人”,“没有区号怎么打电话?只要提前告诉我你准备了多少钱,如果不告诉……” ……如果你违反规定又解决不了问题,就说你被骗了。”

此时,杨亮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了问题。 “杀猪盘”。于是,我立即让国内朋友报警。

我来回公安局好几次了,还是不知道自己被“谁”欺骗了。

上面进驻30多个卖家的Lelongshop,真的是马来西亚的Lelong吗?

记者多次致电乐隆,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。 “乐隆是我国比较老牌的电商平台。”马中丝绸之路企业家协会代理会长苏彦禄告诉记者,虽然Lelongshop网站页面上显示的公司地址与Lelong相同,但并不具备当地政府要求的要求。两个网站的注册号、标识不同。

“我哭着求妈妈相信我,借钱给我做跨境电商,结果被骗了近75万元。”来回公安局几次后,李云仍然不知道自己被“谁”欺骗了。另一位卖家罗熙也苦笑着告诉记者:“当我去派出所报案时,被问及诈骗的人或公司的名字时,我很困惑。”

没有人知道Lelongshop背后的公司信息。十位卖家也向友货网私下付款,每次的付款账户都不一样。

采访中,几乎所有卖家都向记者提到,网店有时打不开,只能联系“老师”,使用重新发送的网址进入。对此,记者询问了IT工作人员,并利用技术手段对卖家提到的乐隆商城和友货网进行了分析。令人惊讶的是,这两个网站的IP地址会时不时地“移动”,但仅限于日本东京和中国香港。 “从分析结果来看,大概率是同一家公司运营的,而且这类网站制作成本低廉,几百块钱就可以建一个。”

“‘老师’说我们入驻的网站是Lelong专门针对中国卖家的一个子网站,公司在香港。”卖家李璐向记者提供了多段视频。店面被冻结后,她找到了香港的朋友,请他帮忙去现场询问情况。根据其朋友录制的视频显示,该地址所在的办公楼内并没有Lelongshop相关公司。

这也导致,上述数十名卖家意识到自己被“骗”后,在咨询律师或向警方报案时,突然发现竟然没人知道是谁要起诉”。

一位电商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,这几十个卖家可能遇到了“连锁骗局”。不仅海外商店是假的,就连购买网站也是假的。不存在所谓的海外代购。家。

根据多家卖家提供的海外买家地址和电话,记者致电纽约、伦敦等地的买家进行核实,但均无人打通,且大多是空的或无人接听。错误的数字。

打着跨境电商幌子,实则进行网络诈骗

在“反向海购”流行之前,不少中国商家曾已经在亚马逊上销售产品,在Shopee等平台上“挖金”。相比在这些大平台上开店的资金投入和流程,不法分子瞄准的是商家简单尝试的愿望。

“该事件实际上是一起打着跨境电商幌子的网络诈骗案。”一位跨境电商行业资深人士分析称,由于Lelongshop和股票网站都是海外的或者是假的,这可能会导致我国监管实施起来比较困难。

“近年来,利用境外服务器和虚拟IP地址进行非法活动的情况较为普遍。这无疑增加了受害人维权的难度和成本,也给警方的侦查工作增添了障碍和阻碍。北京安博(成都)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子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虽然他接触过多起跨境电商纠纷案件,但这是他第一次遇到跨境电商纠纷案件。某卖家遭遇“连锁诈骗”。

跨境电商企业被骗可以报警吗?我可以恢复知乎吗?被288诈骗可以报警吗?

陈子兴认为:“该事件已涉嫌刑事犯罪,但受骗卖家很难利用个人权力查明并确认身份”以及Lenglongshop的联系地址。

记者了解到,无奈之下,多数卖家通过搜索“跨境电商”作为被告时使用的搜索平台向警方报案。

“如果搜索平台将与lenglongshop相关的链接和平台作为广告推送,则可能会被认定为广告发布者。根据广告法相关规定,发布虚假广告欺骗、误导消费者,造成购买商品或者接受服务的消费者合法权益损害的,广告主应当依法承担民事责任。 ”陈子兴还强调,如果广告经营者、广告发布者不能提供广告主的真实姓名、地址和有效联系方式,消费者可以要求广告经营者、广告发布者提前赔偿。

据陈子兴介绍,跨境电商受害人通过民事司法途径面临的主要问题是:一是被告身份难以确定;二是司法文书送达困难,大多数跨境电商行为人不在境内;三是执行和收款困难,即使判决成功,也可能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。

陈子兴介绍,目前主要有两种方式救济受害人的权利,一是卖家将联名收款人的信息提供给警方并报案,警方调查追回货款;二是以收款人为被告,提起民事诉讼向有管辖权的法院要求收款人返还款项。

记者手记:跨境电商创造财富的潜力远超想象,但也充满陷阱

作为世界工厂,中国跨境卖家是各大电商平台争夺的对象。

相关数据显示,过去五年,中国跨境电商规模增长了近10倍。 2021年,我国跨境电商进出口规模达1.92万亿元。 《数字化平台助力中小企业参与》《全球供应链竞争》报告预测,到2025年,中国跨境电商B2B市场规模将达到13.9万亿元。

“跨境电商是一条创造财富的新金矿赛道,发展和发展的空间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,但我们往往只看到成功的,外人主动或被动地听到“了解这些成功案例并开始了解跨境电商,但还没有形成完整的跨境电商知识体系和辨别能力。”成都市跨境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姚正义——商会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“当跨境海外业务成为一个大市场时,骗子也瞄准了它。”海豚智库电商创始人李成东一针见血地指出向记者透露,“跨境电商需要特别谨慎,卖家只有侥幸心理,相信自己开个店就能赚钱,不需要任何投入。”

记者通过大量采访显示,数十名被骗卖家中,有一些是被短视频平台代理运营“跨境电商”课程营销号等噱头所吸引。但进入之后,却遭遇花式骗局,她开的店铺最终全部被冻结。

卖家刘丽在看到一个跨境电商短视频后萌生了开店的想法,但投入数万元后却一无所获;北京田洪华我花了近3万元找人代为经营。对方收到货款后,却忽略了自己的店铺被“冻结”的事实……

任何行业都没有快速赚钱的渠道和规则。姚正义建议,如果想涉足跨境电商电商行业的商家需要通过正规渠道了解和学习,避免陷入零供应、假货店等陷阱。

作为消费者,记者从市场上多家跨境电商代理运营公司了解到,“合作套餐”从几千元到近5万元不等,还有“保底”承诺每月向代理经营的商店支付数万美元。

“去年,很多同行都消失了。”经营跨境电商近三年的小乐告诉记者,情况很好,但市场比较混乱。 “不负责任、耍花招的(同行)会失去信任,很少有人能坚持下去。”

”中国企业现在需要进入全球市场。但要真正将产业和品牌输出到海外,企业需要建立自己的核心团队,不断探索、链接各方资源,形成完整的行业知识体系。姚正义呼吁对跨境电商行业进行研究的律师、学者等专业人士共同探讨,形成一些规则和机制,以便让跨境电商行业更加有序、高效地发展,避免利用跨境电商幌子,新型网络诈骗事件不断出现,愈演愈烈。

(文中,李云、杨亮、于伟、罗谦、田红、李璐、刘莉等卖家及跨境电商从业者小乐(化名)

每日经济新闻

Tiktok网络

什么是跨境网络犯罪案件?已审结的跨境网络诈骗案件

2023-9-14 6:12:39

Tiktok网络

软路由构建NAS群晖虚拟软路由

2023-9-14 6:32:52

搜索